宜珍的少女

WINNER•GOT7

【Markjin】梦中人的现实体验记

叁氺_:

——你是沉甸甸的河流水,隽永冗长的爱情歌。——


 


 


电视机里传来的对话声偶尔会掺着些窗外街道上的车鸣一起敲打我的神经线,最近行程赶得有点疲惫,我却总是不能早早地入睡。我好像本来就是一样一个人,越是劳累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会越多。是个想法很多的人,周围的人那样说,我自己也承认。


 


播放着的电影没有什么亮点却也还算是能看得下去,主人公有些蠢,大概也是为了剧情的发展。


 


“这男主怎么……哥?”说着话瞥过去眼神才发现坐在身边的人早就靠着抱枕进入了睡眠状态,或许是因为那人原本话就不多,我竟到现在都没注意到这个事实。


 


段宜恩偶尔会大半夜陪我在客厅看电影,在我失眠的时候,比如现在。


 


这家伙明明是个大男人到底是吃了什么才会这么好看啊……我总是能想起他顶着这张脸在镜头前肆意耍帅扮可爱的样子,也总能想起他面无表情地对着墙壁发呆的样子。他盘坐在沙发上圈着抱枕,沉下来的脑袋靠在抱枕的一角,看起来睡得很不舒服,但我又不忍心叫醒他。


 


“珍荣哥你这么晚了还在看电影吗?”bambam那孩子连拖鞋都没穿就从房间走了出来,聋拉着自己的睡眼,似乎连完全睁开都有点困难。


 


“上完卫生间就快进去睡吧,还想不想长个了?”意识着身边睡着的段宜恩压低了声音,我对他挑了挑下巴。


 


“还能长吗?”


 


“哥都在长,你才多大。”


 


好像是我一本正经地说出这话的样子让bambam觉得好笑,他一下子挤起自己的笑眼一边说着我知道了走回了房间,这下客厅就又剩下我和Mark两个人了。


 


被称为妈妈并且在这个组合里承担着照顾人的角色,在刚开始也只是习惯性地嘱咐些琐碎的事情,到后来这样的气氛固化了之后就把这当成是自己的责任一样。其实怎么都一样啊,反正一直就是这样的……


 


可在Mark面前我就好像选择性地丧失自理能力。


 


——哥,帮我拿两件干衣服吧。


——我后边的领子是不是没弄好啊哥……


——还没吃饭好饿啊,哥帮我订个外卖吧……


 


那人也从来都不会觉得烦,耐心地问着想要吃什么想要喝什么,他照顾着我,就像我照顾着其他成员一样地自然。


 


“护腕拿过来我帮你戴。”那件简单的条纹短袖穿在他身上也要命地好看,被阳光眯得有些睁不开眼,他压着视线没在看我,却已经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腕。


 


那是I got7室外录制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也许他不过就是觉得我需要帮忙,可那时候就有种子落在土壤里开始慢慢发芽了。开始在他面前装作一个生活废人,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照顾和温柔。


 


节目播出之后那段也被很多饭截成了图片传到网上,我觉得照片上我戴的那顶画着三颗星的帽子有些蠢,可已经不重要了,看到那张图片我的心情就会好起来。甚至想要满世界的炫耀这个男人对我是不同的,无论你们懂不懂,无论他说没说什么明了的话,就是不同的。


 


“Mark哥给珍荣哥戴护腕的那张照片真的是legend啊,”金有谦甩着他粉窗帘刘海,吸着巧克力奶昔又不知道是在网上看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如果我是女生一定想要嫁给Mark哥。”


 


“什么护腕……啊……I got7那次吗?”我伸长脖子看了眼金有谦的屏幕,是有新饭挖出了以前的旧图,突然像是心虚的贼一样放轻了语气。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可能是不想让别人看出什么端倪,我害怕被段宜恩发现这复杂小心的情绪,又想要迫切地知道他的答案。


 


真的是快要因为他疯掉了。


 


段宜恩也学着我的样子看过去一眼,但他只是笑着重新低头玩起phone game,什么都没有多说也多做。


 


所以到底是什么呢,是不知道所以觉得无所谓,还是知道却不想回应。


 


可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陪我看电影,为什么在舞台上背着我,为什么做那么多超出友情线的skinship,为什么在showcase我哭的时候对我说——


 


我在这世界上最喜欢的珍荣啊,不要哭了。


 


看我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样子觉得有趣吗?或是认为只要顺其自然就好?有时候真想这样质问他,我喜欢你,你瞎了吗看不出来?


 


……可这顶多也就只是我自己想象着解解气罢了。


 


事实上我只要见到他都会觉得慌乱,多看我一眼吧,多跟我说句话..拜托在我的视野里多出现一会儿吧,哪怕是一秒钟也好。


 


日程越来越满,一边为认知度一点点上升而感到开心却不得不承受超负荷的工作量。即便如此在闲余时间里大家还是会吵闹,金有谦那孩子到现在都还在把Swag挂在嘴边,前段时间跟Mark去了趟美国回来又学会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总是用夸张的语调念叨着what?!


 


林在范一边换着舞台装一边装出要和金有谦聊聊的架势说着你小子等等,cody姐姐们有时也会被我们逗乐,我跟着他们一起笑着,眼球却始终都像是黏在Mark身上一样。


 


前段时间Mark练习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脚踝,虽然不严重我也总是惦念着。极限武术在舞台上的效果的确是很棒,他空翻落地后眉眼间的小骄傲让我喜欢得不得了,可我一直都不希望他做那样的performance,每次他跳起来的一瞬间我都会跟着紧张起来。


 


“你脚踝还疼吗?”我哑着嗓子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样情绪饱满。


 


“没事啊,只是稍微扭了一下。”


 


“啊,那就……”


 


“珍荣啊。”


 


“嗯?”


 


“这样……”他握过我的手,把套在食指上的装饰戒指拿了下来,又把自己食指上的指环拿下来戴到了那上边:“这样比较好看。”


 


他坐在椅子上仰着头,目光赤裸地落在我的眼前。我甚至觉得那戒指上带着的体温开始疯了一般升高,快要在肌肤上烫出一圈艳红色的痕。


 


捏碎我的心脏或蒙蔽的双眼,夺去我的嗅觉不然堵上我的耳朵。求你让身上所发生的一切触碰都变得敏感吧,让体温更加炽热吧,直到它能燃烧我们。


 


于是被过膨胀的情绪所驱使,几天后当我面对面问到段宜恩“哥喜不喜欢我?”的时候,反倒是没有之前想象中的那般犹豫和紧张了。


 


他把脸凑得很近却沉默了很久,在那深褐色的瞳里我都能看到自己的样子,Mark的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那一瞬间我甚至以为自己要得到那个期待又害怕的答案了。可他突然笑了起来,用手撑起我的双颊说着:“喜欢啊,会有人不喜欢你吗?”


 


……就知道是这样。


 


Mark其实是一个很难看出情绪的人,所以到事情过了快两周的现在我也不知道当时他的反应到底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像过去那样照顾着我,像过去那样对我做着skinship,像过去那样不躲避也不回应。


 


我开始觉得窝火,所以有些丢脸的,就生了他的闷气。


 


连理由都说不出口的那种闷气。


 


在他问来需不需要陪我看电影的时候说着已经不会失眠了这种鬼话躲进屋子里,做采访的时候也会刻意避开他旁边的位置,不吵着让他帮我决定中午吃些什么,我觉得自己幼稚,但我更不喜欢在Mark面前就会束手无策的自己。


 


甚至没有想过这样继续生闷气然后要怎么办,我只能先一味地躲着他,等到情绪不再热烈得我快要崩溃,才能去思考以后的日子。


 


如果不是那天Mark硬生生地把我拽进了他的房间里,可能这样单方面作死的日子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话里的语气却还是暖地要命:“珍荣啊……”


 


真讨厌他用这样低又温柔的声音叫我的名字啊。


 


我别着脸不看他,Mark也不强迫我把视线落在他身上。他侧着身子,落上了房门的锁。


 


“哥做了什么错事吗?”


 


“没有。”


 


的确是没有。


 


“那最近为什么对哥这样?”


 


“……”


 


那是因为我想给自己留条活路,可这样的话我说出口的话你会相信吗?因为太喜欢你所以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才选择离你远远的,这种话分明就会吓到你吧。


 


我沉默了很久,其实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回答他的问题。段宜恩看了我一眼,最终是放弃一样叹了口气。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别再跟哥闹别扭了。嗯?珍荣啊。”


 


他这样说着。


 


天气已经开始逐渐凉起来了,我套上卫衣的时候看到有谦那孩子正在吹他那神降的直发。难得是成员都没有行程的晚上,聚在一起吃饭就比以前还要吵闹上了很多倍。我已经不和Mark生闷气了,事实上这个环节我也没能坚持太久,因为那之后没几天Mark就患了感冒。我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说不该和病人怄气,于是就像以前那样留意着他的话他的动作。


 


一旁吃饭的Jackson突然大叫着说自己看表的时候是11点11分,还说什么这时候许愿就会成真这一类小孩子都不再相信的话。


 


他一本正经地闭起眼睛开始念叨些什么,我觉得好笑跟着林在范他们起了一会儿哄,感觉身上的衣服穿得有些多于是就回了房间准备换一件轻薄的单衣。


 


在热闹的客厅呆过回到屋子的时候就好像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我拍了拍泛红微热的脸颊刚拿出一件衣服却听到吵吵闹闹的声音重新扩大,又被门板搁在了外边。


 


“Mark哥?”


 


“你也许个愿吧。”Mark把身子倚在门上,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可因为没开灯,我没太看清。


 


“什么许愿?”


 


“Jackson刚才说的。”


 


“诶咿——那种东西谁会相……”我笑着说,可还没结束就被他掐去了话头。


 


“要不我帮你许?”


 


“嗯?”


 


“让段宜恩喜欢上我吧 拜托了——”那家伙故意拖长了尾音,做出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压低眼眉看着我,抓了一大把得意在他的眼睛里。


 


短短的一瞬间里我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甚至有点怀疑是自己幻想过度疯掉了可能要去医院做个检查。明明房间里的温度要比客厅低了许多,我却觉得比刚才更热了。


 


他在说什么?


 


“做点回应给我吧,”Mark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珍荣啊。”


 


这大概不会是梦吧。我隐隐约约听到门板外依旧吵闹的声音。当我终于意识到眼前的状况的时候,全身的力气就像是着了魔一样被抽走了。


 


“..什么啊..你早就知道了吧。”我突然有点不高兴。


 


“我又不瞎。”他耸了耸肩膀说。


 


“那你为什么不说?”


 


“推拉不是镇海Style吗?”


 


“屁吧谁告诉你那是镇海Style…”觉得他闪闪发光的眼睛可爱又讨厌,我只能低下头压住自己的声音,不然真的可能会丢脸地笑出来。


 


日后他告诉我是无法分清自己的感受到底是出于对挚友的照顾还是其他特殊的原因,不想匆忙潦草地对这段关系定下结论才会反复思量了许久。既然现在决定好要走的是哪一条路,那就要不管不顾地走到底了。


 


段宜恩突然把双手都搭在我的肩膀上,眯起的笑眼一半写着认真一半画着调戏。


 


“那现在要来试试LA Style吗?”


 


“什……”


 


第一次接吻就这样被刻录在记忆里了。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才走上了出道的路,虽说每一次的离别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可在我看来每一次的相遇也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那途中无数多个面临抉择的分岔口,要多难得才能选择到会遇见彼此的路径。许多事情本是一场无意义的游戏,可遇到了一些人,就被赋予了无限的价值与色彩。


 


所需要做的,不过就是遇到一个又一个应该遇到的人,赋予与被赋予所谓的意义。


 


Mark是有血有肉的现实存在,我却是梦中存在的影,想要让他知道我的存在却不敢让他注意到我。


 


但有一天发现他可以背离现实,我也可以逃离梦境。就是这样,就这样在一起了。没有人介意,没有人抗拒,相信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


 


——End——



评论

热度(36)

  1. 宜珍的少女叁氺_ 转载了此文字